• 新华社评论员:永远做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主心骨——三论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的重要讲话 2019-04-17
  • 黑龙江飞鹤乳业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4-12
  • 真正能够勇敢的就是这些50来岁的老头、不会在硝烟战火中趴下。 2019-04-12
  • 明德门遗址保护工程启动 唐长安城第一门将重见天日 2019-04-11
  • 透视5G投票风波:5G需要大合作,关键时刻不可自乱阵脚 2019-04-11
  • 客从八方来 齐赞新疆美 2019-04-04
  • 被指将学生拖成癌症晚期 这是另一个豫章书院? 2019-04-04
  • 天津对口援建西藏昌都 一批项目签约落地 2019-04-03
  • 在知识分子、劳动模范、青年代表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03-29
  • 端午节小长假期间 6.6万人次畅游安新白洋淀景区 2019-03-29
  • 备孕体检孕前三个月最佳 2019-03-28
  • 江苏省级机关工委召开中心组学习(扩大)会部署相关工作 2019-03-28
  • 【永定门奥迪中心车型报价】永定门奥迪中心4S店车型价格 2019-03-27
  • 报告显示:超六成高校学生对创新创业感兴趣 首选二线城市 2019-03-24
  • “穿越世纪的缅怀”诗歌朗诵会 2019-03-20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湖北专家推荐11选5 -> 其他类型 -> 大明闲人

    湖北11选五走势图表: 第163章:春江花月夜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苏默如同没看到有这么个人一样,迈步绕过他在徐宸面前站定,伸手拍拍他肩膀,赞道:“不错,手艺不错。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说罢,自顾走到琴台前站定,伸手轻轻一拨琴弦,发出铮的一声脆音儿。

        徐宸还没从兴奋中退出来,被苏默这么一拍一赞,脸上红晕又增三分。

        华龙却是眼角狠狠一抽,脸色顿时铁青下来。平日里被李兆先呵斥的跟孙子似的也就罢了,谁让人家有个牛逼的老爹呢?

        即便是如此,他也是将那股怨恨深深的藏在心中??墒钦飧鏊漳?,他又算个什么东西,居然也敢无视自己。

        华龙很想冲上去狠狠的扇这个混蛋,只想衡量下两人武力值的差距,又想着李兆先那边的计划,最终只能哼了一声,冷冷的道:“苏公子,提醒你一下,古律!你那些乡俗俚曲的就莫要拿出来献了?!?br />
        苏默屈膝在琴台前坐下,头也不带抬上一抬的,像是赶苍蝇似的挥挥手。

        华龙脸上就又是一阵紫涨闪过,怨毒的盯了一眼,转身扯着还在傻乐的徐宸往回走。

        台下众士子见苏默坐下了,再次渐渐安静了下来。向闻武清苏公子雅善音律,却不知今日将奏出何等好曲来。若是又能出一首新曲子,那可真是太让人兴奋了。要知道这次要求的可是古律啊。

        苏默从坐在琴台前,就开始平复自己的心绪,调整呼吸节奏。古琴弹奏最重心境,静则雅,浮则躁。

        至于曲目,他自然早有定计。对于古琴他其实并不擅长,只是当时在练吉他前曾学过一阵。认真说起来,他其实只熟悉一支曲子,当时为了练手,不知弹奏过上千遍了。

        所谓熟能生巧,别说他很有些音律的天赋,便是只猪整日介的这般练法,也能练出极高的造诣。

        这支曲子,便是后世人耳熟能详的名曲:春江花月夜。

        春江花月夜其实是后来的名字,最先是叫《夕阳箫鼓》,是一曲琵琶曲。后来根据唐诗《春江花月夜》而更名。

        《夕阳箫鼓》谱子最早见于清代乾隆年间,号称当时“江南第一手”的音乐大家鞠士林所传的《闲叙幽音》琵琶谱,之后到了1925年时,上海大同乐会的柳尧章和郑觐文首次将其改编为民族管弦乐,并根据此曲如诗如画的意境,命名为《春江花月夜》。

        再后来,曾被人改编为钢琴曲、森管五重奏甚至是交响音画。八十年代末,古典吉他演奏家殷飚将其改编为吉他曲,命名为《浔阳夜月》。

        苏默当年便是因此熟悉的这首曲子。

        既然是《浔阳夜月》,自然描述的便是浔阳的夜景。浔阳便是后世的江西九江,主题便是江南水乡的调子。苏默当年为了练习这首曲子,甚至还特意跑了一趟九江去切身感受了一回曲中的意境。

        所以,当华龙那帮人提出必须以古律为准后,他才装作不耐烦的样子,说出要一曲定输赢的话。实在是他压根就真的只会这一首曲子罢了。

        悠扬的弦声毫无征兆的响起,起手前奏便是急促的轮指。这个前奏原本该是以琵琶来奏,琵琶的音色清凉明脆,听上去绝对如古诗所描写的那样:大珠小珠落玉盘。

        然而此刻换成了古琴来奏,却在仍是如同暴风骤雨般的轰鸣中,攸然多出几分古韵来。

        前面说了,这首春江花月夜最早出现在清代,也就是说此时还未现世,那自然而然的,便就又成了苏公子的新作了。

        春江花月夜属于一种抒情写意的文曲,旋律雅致优美。意境悠远、镌满诗情、极富画面感、音韵充满想象的张力,堪称诗、画、乐融为一体之作。

        苏默在台上沉心弹奏,不过片刻间便沉入曲中意境。一颗心也徜徜徉徉的似回到了那日游历九江之夜的时候,恍恍乎一梦数百年。

        台下众人听的如醉如痴,耳中弦声叮咚,雅韵心生。眼前似乎也渐渐拉开一副美轮美奂的静谧山水图卷:

        春天静谧的夜晚,月亮在东山升起,暮鼓送走夕阳,箫声迎来圆月的傍晚;轻舟荡漾于春江之上;两岸青山叠翠,花枝弄影;水面波心荡月,桨橹添声……

        及至大明中期这个时代,古琴仍以古韵为主,弹奏之音多是单音间长,拖曳逶迤的旋律;

        而苏默这曲后世几经改编的《春江花月夜》,虽也是古意盎然,以古韵古律为骨,但指法技巧上却更偏重于快捷转换的频率,以演示曲中那种轻松欢快的意境。

        说到底,这首琴曲还是以琵琶曲为参照改编而来的。但这种技法对此时世人的冲击力,无疑是威力巨大的。

        跟苏默来的一众人中,虽如张悦之辈也算是通晓些音律之道,但多半是听着感到极好听而已,正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然而落在王泌耳中,却是让她顷刻间心神便被紧紧吸引。便在苏默指尖的勾、抹、挑、滑之间,全曲十小段才不过刚刚奏出第三段,便彻底将王泌的耳朵征服了。

        此刻的她小嘴微微张着,藏在袖中的两只小手紧紧的攥着,面色微微潮红,两眼就那么痴迷的凝望着前方??此剖窃诙⒆攀裁?,实则却是眸子毫无焦距,心神早已不知被这一曲带到了九天云上了。

        台上包括毛纪等四个评委,这会儿也是目瞪口呆,被这一曲震撼的心神失守。如谢铎、孔弘绪这等年纪大的,更是神为之夺,刹那间便似已然身处江南水乡、明月清江之上。一时间,神思百转,无数画面掠过脑海。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正是声有耳入、音有心生。及至到了最后两个小段:晚眺、归舟奏出后,不由得蓦然心中有种潸然的感觉。

        正是韶华不再,青春流逝,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唏嘘。往日的青春飞扬已如过眼云烟一去不返,今日老来垂暮,铅华尽去,方悟平淡真如、诗云画雨之瑰丽可贵。

        淙淙的琴音仍在持续,便似一波又一波的江水殷殷而来,将人心中的浮躁、功利、宠辱、阴暗尽数洗涤了一遍,重新显露出清澈剔透的最初之始。

        台上台下一片沉寂、迷醉。一边看棚中,华龙等人眼见众人模样,不由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但是李兆先却是微阖双目,脸上神色似哭似笑,肌肉微微抽动着,竟不见半分之前的怨毒恨意。

        与华龙这些人不同,他毕竟底蕴深厚多了。故而对这琴音的感悟便也更加透彻。

        不知不觉中,这些年来的富贵荣华、锦衣怒马一一闪过脑海,此时回头看看,却是半分痕迹也无,空留一片怅惘。什么名利功名,什么家世尊贵,到头来尽是虚无,在那潮声唱晚、水光月色之中,全都化为一声嗟叹。

        自己究竟追求的什么呢?昔日慷慨的立志、豪情的壮语、凌云的意气又是对还是不对呢?

        这一刻,李兆先深深的迷惑了。

        淙淙,台上苏默指尖轻抹,几个短音儿溅出,终于一曲停歇下来。只是曲音虽停,余韵未消,整个会场半天都仍是一片寂静,无人发出任何声音。

        直到最后苏默长长吐出一口气,缓缓站起身来,众人这才蓦然醒来。停滞片刻,随后便是忽然如同海啸山崩一般,掌声四起,刹那间搅的会场上空云气激荡,久久不绝。

        苏默含着笑,微微躬身,抱拳向四方施礼。及到最后,才扭头看向一片安静的李兆先等人那边,嘴角微不可查的微微勾起。

        台上评委席,谢铎和孔弘绪仍未从那意境中脱离,两人都是老眼含泪,面色萎靡,嗒然若丧。

        胡光建遥望着台上长身玉立的少年,轻叹一声,摇头苦涩道:“神乎其技,庶几近乎于道矣,一致如斯?!?br />
        毛纪面有戚戚然,不由自主的点头赞同。只是他比胡光建单纯的赞赏不同,此刻他心中更是百味杂陈,复杂无比。

        苏默和李兆先这番比斗,毫无疑问的是以苏默完胜,李兆先彻底失败而告终。对于在场的其他人,谁输谁赢都没关系,不过是多添了一场视觉盛宴而已。

        然而对于他来说,怕是麻烦才刚刚开始。李兆祥大败亏输,不单单是他自己的面子失了,便是他爹李东阳的面子,以及李氏一门的面子都丢大发了。

        李东阳虽是当朝阁老、翰林大学士,世人说起来都以文人魁首视之。十之**都会认为李氏一脉,必然是书香门第,诗书传家的士族。

        然而事实是,李家其实乃是世代行伍出身,入京师戍守,至今仍属金吾左卫籍。李东阳实属一个异数,从小便以文采出众,一路历尽艰辛方至今日这般地位。

        大明虽然不似宋时那般重文轻武,但是文贵武闲却是毋庸讳言的事实。故而,李东阳崭露头角后,极力表现,终是以一个“谋”字屹立于朝堂之上。说到家,便是一种刻意稀薄李家武籍的用意。

        而李兆先作为李家长子,李东阳的接班人,一直以来在京师也是以第一才子的光环,充分的展示了这一点。通过父子两代人的经营,几乎已经没有人还记得李家的过去了,都是将之视为文坛领袖的当然之选。

        但是近日李兆先的失败,还是这种根本无法掩饰斡旋的失败,怕是对李东阳数十年来的经营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这种打击之下,虽然说起来跟他毛纪其实并无半分关系,但谁敢保证,李东阳迁怒之下,不会记恨上自己?

        这次来参加这个文会,真不知是福是祸了。

        他心中暗暗叹息着,转眼看看谢铎三人的状态,又再看看台下纷嚷兴奋的众士子,以及苏默和李兆先一方平淡沉静,一方垂头丧气的对比,犹豫半天,终还是只能深深叹口气,缓缓站起身来。

        无论再如何不想,但此时此刻,他只能硬着头皮赶鸭子上架,站出来宣布比斗的结果。毕竟,以目前来说,他就是身份最高的那个。

        再次悄然深吸口气,他目中光芒一闪而过,移步走到台中,目光扫视一圈,提气开声道:“此次比试,胜者,武清苏默!”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新华社评论员:永远做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主心骨——三论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的重要讲话 2019-04-17
  • 黑龙江飞鹤乳业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4-12
  • 真正能够勇敢的就是这些50来岁的老头、不会在硝烟战火中趴下。 2019-04-12
  • 明德门遗址保护工程启动 唐长安城第一门将重见天日 2019-04-11
  • 透视5G投票风波:5G需要大合作,关键时刻不可自乱阵脚 2019-04-11
  • 客从八方来 齐赞新疆美 2019-04-04
  • 被指将学生拖成癌症晚期 这是另一个豫章书院? 2019-04-04
  • 天津对口援建西藏昌都 一批项目签约落地 2019-04-03
  • 在知识分子、劳动模范、青年代表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03-29
  • 端午节小长假期间 6.6万人次畅游安新白洋淀景区 2019-03-29
  • 备孕体检孕前三个月最佳 2019-03-28
  • 江苏省级机关工委召开中心组学习(扩大)会部署相关工作 2019-03-28
  • 【永定门奥迪中心车型报价】永定门奥迪中心4S店车型价格 2019-03-27
  • 报告显示:超六成高校学生对创新创业感兴趣 首选二线城市 2019-03-24
  • “穿越世纪的缅怀”诗歌朗诵会 2019-03-20